只要有舞台,我就肯登場!

失業,絕不讓自己多哭一天

在困乏中成長的虞燕俐,比許多職場慧英更懂得”面對現實“。誰說被資遣就沒有明天? 失業對她來說,只不過是另一個更好事業的開始!

 

生存,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其他身 段、面子,都算不了什麼。」資深媒體人盧燕俐在歷經裁員風暴以後如是說。

去年,金融海嘯漫天席捲而來,淹沒了無數人的工作,盧燕俐也成為受害者。

在那之前,盧燕俐原本以為能在媒體做到退休。政大新聞研究所畢業以後,她就進了大報擔任記者,當時媒體一片榮景,起薪就有4萬多,因為表現出色,一路被《萬寶》、《smart》、《今週刊》等知名理財雜誌挖角,頭銜月薪都跟著步步高升。

去年,在老東家多次力邀之下,盧燕俐光榮回鍋《萬寶》擔任編輯總監,孰料轉眼就生涯變色。

盧燕俐記得,她9月回公司上班的頭一天,合股就暴跌了三、四百點,股票雜誌的銷量與股市連動甚深,當時她就隱約覺得不安。 10月底,因為她薪水高,慘遭無預警資遣。

數月前,才被高規格禮遇迎進公司,轉眼間卻被無情掃地出門,教她情何以堪?  盧燕俐形容,「一開始就好像是被宣判為癌末的病人一樣,心理上完全不能接受,為什麼是我?

這個難堪打擊,讓盧燕俐第一次當眾在辦公室崩潰痛哭。好不容易止住哭泣,回家一看到丈夫,又忍不住淚如雨下,儘管先生柔聲勸慰「這輩子我一定不會fire你的!」但想起10餘年來在媒體的打拚就這樣被否定,仍心痛不已。

沒時間難過,立刻採取復出行動

不過,她沒讓眼淚多流一天。「若還想要未來,我就沒時間難過,」被裁員當晚,她就已經收拾好情緒,冷靜下來為下一步打算。

首先,她盤點現有的資產,自忖若用度簡約,存款還夠支撐很長一陣子,不過,盧燕俐對經濟缺乏安全感,「我不想年老時一無所有,一定要有工作」她為未來生涯列出5種方案:最糟的版本是吃老本,靠老公度日最理想的版本則是自己獨當一面,且能左右逢源。

她當晚立刻寫e-mail,告訴熟識的受訪者與媒體圈朋友自己被資遣的事,表明如果有接案的機會,歡迎大家向她邀稿;同時,也打電話給合作過的電視台製作人,表示如果有什麼議題需要找來賓上節目,不妨考慮找她。

勇敢承認自己被裁員,積極請託的坦率態度,幫她打開機會之門,除了承攬到不少代編刊物工作,近來更搖身變成電視名嘴。

用功+高配合度晉身電視名嘴

要成為名嘴,是需要條件的。「我一直都是個用功的人盧燕俐表示,10年來在財經媒體累積的專業,讓她可以侃侃而談各種財經議題。她隨身攜帶一本16開大小的筆記本,密密麻麻記載每天讀到的重要經濟數據,若覺得資訊有疑義,還會主動打電話去主管機關確認。平常功課做得足,即使接到當天敲進的臨時通告,也不怕招架不住。

因為親和力強、配合度高,除了原本擅長的理財議題,電視台也邀請她去談家庭、婚姻等軟性議題。各大談話節目如「新聞哇哇挖」、「國民大會」、「Money我最大」、「命運好好玩」等,都看得到牠的身影。

盧燕俐粗估,現在每個月要跑二、三十個電視通告或演講揚子,最高紀錄一個月曾跑過37場,還有一天連趕4場的經驗。算算通告費、演說費、加上接案寫稿的費用,月收比起從前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面對現實從不曾有身段問題

「我能迅速復原,是因為我比別人更能面對現實」盧燕俐說。

許多慘遭裁員的職場菁英,最過不去的那一關,恐怕不是失去高收入或輝煌頭銜,而是自尊嚴重受創,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復原; 即使重新出發,也不懂得跟別人低頭要機會,以致於職涯進退不得。

「這是『一帆風順症候群』,」盧燕例說,愈是家境佳、一路念名校、進名企、曾位居要津的菁英份子,愈難調適環境和心理上的落差。但對「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的盧燕俐來說,沒有什麼難以跨越的心理障礙。盧燕俐家境不優渥,自小打工經驗就很豐富,從國中一路念到研究所,一共做過20幾種差事,包括兜售錄音帶、賣春聯、抄寫信封、到自助餐店洗碗、酒店端盤子……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她五專念的是銘傳,靠著努力打拚插班到台大,之後再考上政大新研所,並不是一路念明星學校的「高材生」,她自嘲說,「『出身』不夠好,所以我從來就沒有身段問題。」

金融海嘯之後,她幫忙寫專欄的某家雜誌突然決定腰斬稿費,6個專欄寫手中,有4個覺得受辱拒絕再台作,但她卻認為,大家都有成本考量,「還有舞台,為何不做?

對她而言,生存比身段重要太多了,失業算什麼?那只不過是另一個事業的開始罷了!

撰文 李翠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恐龍女 的頭像
恐龍女

彎區悟語

恐龍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