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貴人

生命裡遇到的人,無論是關懷愛護我的好人,還是讓我傷心失望的壞人,都是命中註定的貴人。 其實最終他們對我生命的影響並沒有好壞之分,就算當時覺得委屈的人事,過後想來經歷過的所有都留下了好的、正面的影響。

                                                                IMG_2392.JPG 

讀完那本《Many Lives, Many Masters》(中文本譯作“前世今生”),我感到情感上極大的震撼,也驚訝於那雙牽引我們度過幾百幾千年生命輪迴的無形之手。我不能完全相信,也不是絕對不信。 生活在科學的時代裡,我習慣於需要用親身體驗來印證事實。

我們以為的壞人

大學時因為實在是什麼都不會,沒辦法利用社會背景和關係,打工的經驗又是零,所以對於就算是只有最低限度可能性的工作機會大家都照樣趨之若鶩。 人人都把能找到工作,不管是怎樣的工作都當作是天大的一件好事。如果能再有貴人相助(例如,同學、朋友)肯慷慨仗義介紹引進,那更是求之不得。

那年代,台北的對外貿易公司朝氣蓬勃,一家家像雨後春筍一樣鋪天蓋地滿地開花地快速成長。 我的酒肉朋友四人幫中就有兩個因為親戚關係進入這類公司當上打雜跑腿小妹的。 大家(尤其是我)都既羨慕又嫉妒。

沒多久,其中一個英文滿在行的竟然把另一個挖角到自己的公司,也沒敢大事聲張,後來是因為她們常常在下課的時候忍不住透露一些印度老闆的怪癖搞笑鳥事才漸漸行跡敗露的。

那個英文不錯的同學後來理直氣壯對正在找工作的我說,她老板是要找英文好的又會打字的。 她可真健忘兼豬頭,讓我們讀得好生辛苦只用原文書的西洋上古史整個學期都是我在罩她們的啊。 她介紹的酒肉朋友四人幫的那個同學打字打得快又熟練。

至於我不擅打字那一塊,雖然心有不甘,覺得自己能夠從做中學,可是。。。唉,只好咬咬牙接受擺在眼前的事實了。 

打字太慢? 練過了我不相信不行。 那年暑假我揮汗如雨鎮日在家中埋首勤練打字,吵得樓上樓下的鄰居不得安寧,我就不信打字這種雕蟲小技可以難得倒我,所以假期結束後我的功夫便有了非常長足的進步。

不過,在找工作的方向上,我卻突然失去了追尋一窩蜂人云亦云的興趣。  我的打字能力有了市場價值,可是一想既然身懷絕技就更有選擇市場的能力。 和大多數人一樣進一個小貿易公司做個跑腿打雜的小妹有多好玩,又有多少意義? 真的值得人人艷羨嗎? 當然絕對不!

我喜歡文字工作,也自信可以成為一個好寫手,於是我開始為一家翻譯社專門負責替日文口譯的退休老先生們潤飾、改寫、繕寫暢銷的日文書籍。

之後,我又很快地換工作替一家英文對外貿易周刊和雜誌社撰寫英文廣告文案。  最後,在我出國前一年,當大部分同學都已塵埃落定,找到安身立命的教職,我卻以初露頭角的英翻中功夫考進那時獨領風騷是台灣個人電腦界龍頭老大的公司工作,成為旗下所屬電腦週刊的編譯團隊中的一員。 在那裡我每天飽覽英文報章雜誌、譯稿,學習最新的國際科技新知兼和年齡相近的同事們嬉笑怒罵、吃喝玩樂,日子過得不亦樂乎。

雖然我的日子過得非常滿足快樂,可是腦海深處還是漸漸覺得應該趁年輕,換個完全不同的大環境以挑戰自己的極致,於是我積極完成申請美國留學的種種步驟。

在海外當碩士生的時候,我的打字功夫繼續發揮餘熱,還替我賺了一些零用錢。 一個台灣同胞連一指神功的打字功夫都沒有,也大膽前來攻讀專門以寫讀書報告維生的文科,每到要交報告的時候,這位仁兄就求爺爺告奶奶到處找人幫他把最後一分鐘才完稿的大作打好字。 我有時很同情這個平日愛說笑的同學,就答應以舉手之勞,替他解決燃眉之急,而且這個忙還是付費的哦。

還有一次系裡的老美博士生還輾轉找到我,要我幫他把研究數據輸入到大電腦系統裡。他已經高齡四、五十歲了,看起來既沒有時間也沒有功夫做這種事的閒情逸致,所以完工後他給了我一張很肥大的支票。

總而言之,我的大學死黨其實無意中幫了我一個大大的忙,我應該特別感謝她。 當時她沒給我到她的公司工作的機會,我的確感到有種被背叛了的感覺,但到今天,我認為如果不是碰到這樣的遭遇,我不會有痛定思痛退而反省的機會,也就不會有掂掂自己的斤兩而後朝自己的天賦長才的方向發揮爆發性的衝力了。

真心好人

在社區大學工作時,我只是五個新僱用的短期(兩年)行政專員之一。 我被分配到擔任和另一所四年制教會學院去處理協調幫助本校交叉選課學生的任務。

這個職位的經費是全靠州政府專案補助來維持的,所以任期滿了,專案的撥款用磬,就要打包走人。 我另外的四個同事都各自展露了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本事,早早開始打點自己職業道路的下一步。 

身在異鄉沒有綠卡也沒有多少專業工作經驗的我,找事實在是難上加難。 不過,雖然煎熬是一定要經過的,相信吉人自有天相,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我也沒多閒著。

我申請了遠在紐約市郊IBM大本營的一個著名私立文學院的學生輔導專員的職位,還過關斬將一舉拿下了那個工作機會。

既然已經有個工作機會在手,膽子就變得更大了,我還有整個暑假可以騎馬找馬。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向一個管理級的Dr.同事提到我的些許徬徨,他馬上問我是否有任何本地人脈,趕快向這些貴人求助。

當時我申請了附近一所四年制公立大學的一個自認機會不大的職位,也同時正在任職的社區學院修習一門有興趣的市場學,而兼職的講師正好就是在那個公立大學的財務部門工作。

長官同事囑咐我趕緊打電話並去信告知這位老師請他幫忙,結果因為老師的推薦,我順利通過面試獲得這個炙手可熱的工作機會,並且決定放棄離開親人隻身搬去紐約那個位置僻靜偏遠的文學院上班的機會。  

一言九鼎爽快僱我的新老闆是個敢擔當有種的意大利裔,有個非常 Mafia 味的姓氏 ~ Capone。 他常常說一不二,對手下的幾十名員工恩威並施,獲得我們所有人廣泛的愛戴,也使我在他的嚴格要求和期望下獲益良多,而我也同樣用優秀的業績來回報他。

當我的 H-1年度工作簽證到期時,老闆Capone二話不說,表示要留我在美國,並答應我的移民律師一定配合我申請綠卡的繁瑣程續。 兩年後,我也終於通過這份工作拿到所有在美國留學的莘莘學子夢寐以求的永久居留權。 

像我這樣一個冷門科系出身,可以找到不錯的本行工作,並且還能破天荒地申請到綠卡,我對一路走來遇見到的所有貴人都一輩子感激不盡。 我常常覺得傻呆呆的我,怎麼就一直這麼幸運,生命的過程裡總有這麼多人願意慷慨向我伸出援手,適時幫助我解決困境,讓我順順當當走向職涯的下一個階段。

輪到我做貴人

我雖然不曾位高權重,不過人總是有在有限的權力下還能夠幫到人的機會。 這是風水輪流轉的簡單一例。 

在小小社區學院苦中作樂的那段日子倒是交了幾個同在一條船上生死與共的患難之交。 我飛上枝頭做鳳凰進了附近公立大學工作之後,小老闆一日竟然挑選我擔任面試團隊的一名成員,幫忙遴選比我職位還高一級的一個管理職位。

求才信息發佈後,履歷表就從全國各地雪片般飛來,我們五個面試團隊的成員每人都拿到一疊兩、三百份的履歷表要過目挑選。

我發現好幾份履歷表上有認識的名字。 雖然我的預感很清楚地知道以這些前同事們的背景經驗和格局是沒法雀屏中選的,可是我還是毫無猶豫地把他們的表格放在值得考慮的那一疊,而且還在遴選團隊公開開會表決的時候替他們都說了一些好話。  那一倆個平日目中無人只會吹大砲的前同事,我不加考慮地把他們的表丟進不予考慮的紙箱裡。

關於這件事,雖然因為自己曾經利用私心做了不大公正不為人知的小動作之後是有些心虛,我因此也從來沒有再向以前的同事提起。  不過,想想人生的際遇多麼奇妙,誰也不會料到像我這個位輕權不重的小小人物在彼此短暫的生命交會裡,還能適時的起一點小小的作用。 誰又知道在同一城市的小小專業圈裡,我們都有彼此需要互相幫助的那一天。

從此以後,我更加珍惜與身邊每個人的交會,小心翼翼為那冥冥中不可知的理由不隨便做不義之人。 每有機會我也一定絲毫不吝給予他人自己能做的舉手之勞的幫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恐龍女 的頭像
恐龍女

彎區悟語

恐龍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