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你還不想放棄和那本是同樣生為女人相煎何太急的婆婆直截了當說個是非分明水落石出

可是對一個不能反省看不見自己只喜歡墨守成規奉傳統封建思維為圭臬的人

也只是對牛彈琴

       小媳婦           

結婚前三年你歡天喜地得太早

天真地以為這些像童話一般美好的夢一定會永遠繼續下去

結婚時雖然你已經收到了未婚夫送的訂婚鑽戒

她堅持錦上添花另外再送你一個小鑽戒

你好生感動以為這真是個好的開始

一年後你才知道她送了一個金戒指當見面禮給她大兒子的菲傭

希望她繼續好好照料兩個愛孫

你對這種母愛的延伸感到嘆為觀止

可你被批評多了之後覺得委屈時難免不想到那個小破鑽戒的意義

恐怕只是象徵著和答謝菲傭沒兩樣的一種升級罷了

你但願她沒送過這樣一個禮物給你

讓你不知道該感激不盡還是不知好歹

 

結婚時你以為兩個成年人本來就該自己把所有婚禮事宜和開銷一手扛起

婆婆向老公要筆錢好在自己家鄉擺桌宴客也是天經地義

幾年之後你婆婆偶然自豪地說她曾經出錢出力替留在家鄉的大伯舉辦了盛大的婚宴

兩年之後還幫他們付了巨額頭款買了一個昂貴的大廈單位

終於你們夫妻倆胼手抵足也買了個花園豪宅

她整天迫不及待招來親朋好友向他們炫耀

你以為她真心替你們高興也開始自豪起來

她卻背地裡暗暗埋怨都是媳婦出的好主意

讓她擔憂死兒子的經濟壓力這麼大

 

新婚第一年她誇贊你們夫妻感情親密兒子真懂得疼愛太太

兩年後她若再看到你們還是相親相愛

她複雜的眼光變得不可思議夾雜了羨慕嫉妒恨

 

你送了幾張你們那堆甜甜蜜蜜穿戲服作戲似的沙龍結婚照

她精挑細選了一張寶貝兒子的帥氣獨照

裝進相框擺在床頭櫃每天喜滋滋地沉醉一番

沒想那麼多她常常要叫你去她房裡說話

你就會看見她無視於你在她兒子婚姻裡的存在

而她也還沒有真心張開雙臂迎接你進入她們的家庭

多年後當她要搬家時竟然沒心沒肺地從抽屜的底層裡抽出塵封已久的你倆的結婚照當面歸還給你

 

她幫你買東西你覺得自己是小輩理所當然要還錢給她

她說自己人千萬不要計較

你幫她買東西她也硬要還錢給你因為~~怕你計較

原來大家彼此彼此都沒法不計較啊

 

你買貴重禮物或送錢給她

她當著你的面堅持不要不想讓你們花錢

你信以為真開始買高貴不貴的禮物給她

她不斷地向你訴說遠在家鄉的大伯最識老人心

她高興地秀給你看大伯送她的一件件價值不菲的禮物

她告訴你說大伯是幾個孩子裡最孝順的了

你開始知道她覺得你們對她有多麼小氣

可是大電視按摩床休旅車你一樣也沒少買

你也沒少帶她出門旅行遊玩上餐館打牙祭

天真的你都不敢相信事事都是金錢掛帥的今天連親情也要與金錢掛鉤

遠方的兒子永遠最少見可是最孝順

原因是短暫相處的最精彩處是每天鮮花禮物的攻勢總讓人津津樂道難以忘懷

 

她把自己的孩子當成永遠的寶貝

可是把別人家的寶貝孩子當馬來看

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

她驚訝在她家長大從來都是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寶貝兒子

結了婚以後竟然能在自己小家裡幫點小忙

她大驚失色又憂心忡忡於那個上班賺錢是理所當然的媳婦

竟然沒有像自己一樣把兒子孫子當皇帝太子來侍候

不但沒能把家整理得一塵不染也沒能每天為家人做出飯店廚師級的晚飯

她的兒子女兒上班賺錢已經好辛苦了所以回家就該完全放鬆好好休息

別人的兒女即使也上班賺錢小家庭裡該做的家事最好一樣都不要少做

 

她想跟你套交情沾沾自喜的說別人問起她媳婦做飯做得如何

她總是回答媳婦雖然不常做飯可是做出來的飯菜都有模有樣

你想如果人人不那麼愛多管閒事而且只過問別人家寶貝女兒的持家本領天下就容易太平了

慈母多敗兒她都沒能看見自己的女兒兒子個個都是如假包換的公主王子病的重度患者

 

她想自己寵愛的兒子都還沒真正孝敬過自己

卻將所有最好都奉獻給對他根本沒有養育之恩的外人

她每天在與女兒同住的家裡作牛作馬

來到你和她兒子的家只是來純渡假的

她為她可憐的連頓好飯都吃不上的兒子孫子做晚餐已經算做得多餘了

誰叫你是外人她也不好全權幫你把家整理得天翻地覆

 

她做的菜天下無敵也不打算放棄寶座鞠躬下台

因為她相信她不做就沒人可做也沒人可以做得和她一樣好

如果你偶爾做了好吃的料理她也從來不會稱讚你還認為你的技巧仍舊有太大的進步空間

她覺得你家太過凌亂到處沾惹塵埃兒子孫子都沒口像樣的飯菜吃

你請了清潔工打理她殷殷問你請人好貴你是不是要花好多錢

請人到底要多少錢

沒說出口的是即使白天上班也還是應該把家裡弄得纖塵不染

請別人做真是好會浪費錢吶

 

她成天說你們都沒有教好孩子

你考慮辭職在家陪伴教導她的孫子

她的贊成度已經從只是一直說那你的高薪不就沒了裡面表露無遺

她想說但沒敢說出口的其實是那她的寶貝兒子好慘要獨力負擔起家計了

她重複替你惋惜你沒去賺的大筆年薪

幾個回合下來你終於忍不住提醒她以前你打兩份工現在只打一份

 

她幫女兒休了老公順便把他的種種優點一筆勾銷

覺得那個無能賺錢擔負起全部家計的人留著也沒什麼用處

她不知道她早把子女的婚姻當作交易看待

用雙重標準對待法律上的親人的積習讓離婚的種籽早就在結婚的時候就種下了

還好她在背後批判你的閒言閒語雖然常常紙包不住火但你大部分都聽不見

 

她不斷耳提面命告訴你小孩要從小學習獨立

你讓她的孫子自己慢慢照顧自己的生活

因為其實已經焦頭爛額自身難保了

她看不慣忍不住只要逮到機會就要代替你做那個包攬一切犧牲奉獻偉大母親的表率

她說她一定要捨己為人絕對不能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她擔不起別人對她沒有做到一個盡心盡力的媽的指責

你終於明瞭她那些像公主王子一樣生活不能獨立自理的兒女

以及他們一貫自我中心的思想行為原來是其來有自

可是她永遠也不知道自己因為溺愛已經一手摧毀了周圍很多人的幸福人生

 

她一再插手幫女兒選擇適合她的情人和伴侶最後覺得沒有一個配得上她

找炎黃子孫她害怕人家佔盡女兒的便宜

找外國人她擔心自己不能和人溝通人家也不肯買她那純種中國思維的帳

她彷彿真的以為不是女兒在找對象而是自己在找

她想如果自己不和單身女兒同住

耐不住寂寞也不能沒有她照顧的女兒會隨便找另一個錯誤的人結婚

她不知道被她寵壞的女兒雖然離不開她

更需要依賴人的其實是她自己

沒了兒女伴隨左右她和公公不知該如何生活下去

她更恐懼的是兒孫不孝孤苦無依的景象會讓她被人指指點點在親友面前顏面盡失所以她不能冒這個險

 

她的大兒子終於充滿憤恨地把剛滿十八歲已經好幾年把彼此當作透明人的兒子逐出家門

她的小兒子和她孫子的情況也是五十步笑百步

她想不通為什麼所有的兒子孫子都互相叛逆爭戰

她流著淚嘆道家門不幸他們家從來都沒有出過這樣的先例

可是你不禁奇怪她居然忘記自己的小弟就是因為年輕時兄弟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被父親逐出家門的

她信誓旦旦告訴你她和這個小弟還時有往來感情依舊不錯

可是她們家的人對小舅的生活種種竟然都一無所知

她口口聲聲對大兒子說她對住在彈丸之地卻被迫收留孫子的親家母實在感到萬分抱歉

她要大兒子趕快去向親家母負荊請罪因為太不好意思了

都什麼時候了抱歉這件面子上的事就天大那麼重要嗎

修復兒子和孫子的父子之情恐怕才是當務之急吧

不然這個家族詛咒恐怕還要繼續冤冤相報代代相傳

 

她覺得你都嫁到她家了如果你一年見一兩次父母和兄弟姐妹就不算少了

可是她不但每天要和國內的兒女通上幾個電話

還一天到晚想抓住任何機會和她的兒子孫子見面

她整天說老人家見一次少一次

你想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不如少見或者不見把機會留到永永遠遠吧

關鍵是她沒有也不想有自己的生活她要向你們早早預約一年裡所有的長假日

可你覺得被當作那根救命的稻草被她死纏不放讓喪失自我的你已經沉墜到一個無底的深淵

 

她好心好意想出面替她兒子打圓場希望你們荊棘滿怖的婚姻能繼續走下去

你告訴她你們的婚姻裡存在著很多延滯經年尚待解決的根本觀念問題

她立刻斬釘截鐵說你們的婚姻沒有問題已經是很好的婚姻了

她告訴你已經好言勸她兒子他這輩子做得最好的事是娶了一個好老婆

這麼好聽的拉攏的空洞話語你聽了只覺得噁心加三級

這種言不由衷的謊言聽起來還像個人話嗎

 

她最後終於承認她最大的心理障礙是她是很傳統的

不喜歡別人對自己兒女的離婚說三道四

話都說到這裡了你想難道她不自私嗎

難道和她的面子相比別人的人生幸福都無關緊要了嗎

她的女兒都已經離婚三次了你真的覺得這一切都絕對不是偶然

可笑的是提起離婚這檔子事她的口氣好像還是個黃花大閨女一樣從來沒經歷過

 

你每次想到不能避免面對這一缸子戴著假面具擁有雙重標準見人不說真話不公不義的人

你仰天長嘯恨不得希望所有這些人都立刻停止自欺欺人

二十幾年來遲鈍的你終於醒悟過來你不能改變她不會為你而改變 

所以你選擇省下口水忍氣吞聲

你劃地自限決定君子之交敬而遠之因為你惹不起總躲得起

你不想單單浪得連續劇看得太多想得太多計較太多的虛名

你但願未來能獨自享有簡單平靜的人生

你但願只和得道的人敞開心胸真誠相待

你最大的收穫是發誓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即使媳婦熬成婆了也絕不打著愛的旗幟加害於人

你唯一需要的是不再篤信你從小學來的冠冕堂皇卻似是而非的一派胡言

只相信真理同時有正反兩面並接受事實的道德勇氣

 

婆媳姻親問題不是誰怕誰就能解決,是 ~~~ 誰不在乎,誰就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恐龍女 的頭像
恐龍女

彎區悟語

恐龍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